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
 
 您现在的位置: 都昌旅游网 >> 人文都昌 >> 正文
 

傩傩——都昌里格方言之二二

文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9

傩傩


刚学说话的幼童,对物品的称呼可能会和大人有所不同,比如说猪肉。大人就说吃网,幼童则叫吃傩傩。
傩傩,是都昌方言中对猪或者猪肉的别称,但仅限于幼童。成人只在与幼童对话中那么说。偶尔也用在某人的绰号,比如“傩傩皮”,但这肯定不是说这个人象猪一样皮厚,最可能的原因是,此人小时候喜欢吃肉皮,嘴里说“傩傩皮”的频率比较高,于是大人就把“傩傩皮”当做他的绰号。
傩,是个象声词,是农妇唤猪回窝的声音,音同“糯”,第二声。有人写做“罗”或者“猡”。上海人把猪称为“猪猡”,应该与都昌的幼童把猪叫“傩傩”没有关系。我觉得这个字用“傩”比“罗”更合适的理由,是因为傩文化。查阅资料能知道,有些少数民族会将稻、田、鸟、人等称之为傩,而仅以音调的不同加以区别。我没有证据,但我相信,都昌方言里唤猪的声音“傩”就是因此而来。我们唤牛用“哞”,是源自牛的叫声,唤猫用“喵”,是来自猫的叫声,但猪在平时会“哼哼”,受痛就“耶耶”,好象不会发出“傩傩”的叫音,那为什么会用“傩傩”的声音唤猪呢?原因之一,是一个人“哼哼”的学猪叫会让人笑话,原因之二就是因为傩神。
曾有一件事让我疑惑了很久。小时候家里卖猪,我哥和别人抬了猪往食品组走,我娘跟在后面,远远的一声一声唤着:“傩——傩——傩——”。我很奇怪,猪已经抬走了,为什么还要唤猪呢?很久以后我猜想,我娘那些家庭主妇们,在自家的猪抬出去卖的时候还“傩——傩——”的叫着,唤的不是那头抬走的猪,而是猪神。保佑我家的猪顺利长大的猪神。或许,那就是傩。
现在农村极少养猪,那唤猪的声音已很久没听过。现在的小孩子,再也不会把猪肉或猪叫做“傩傩”。
一同消失的还有唤狗的声音。
大约是因为什么禁忌,幼童的粪便不宜进粪窖做肥料,最好由狗吃掉。每当小孩屙了巴巴,带小孩的就站在大门口大声叫:呜了(le)——呜了(liao)——不多时,就有一条或几条狗摇头摆尾的来了。很快,狗就把地上舔得一干二净。如果是自家的狗,且就在身边,唤法又是另一种:呜嘟,呜嘟。狗叫起来是“汪汪汪”的,怎么唤狗就用个“呜”?最简单且直接的理由是,一个人唤狗的时候“汪汪汪”的叫,肯定会与“哼哼”的唤猪一样,成为他人的笑柄,于是就找另一种声音替代。因为狗在很特殊的情况下也会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人们一般认为,那是是狗看见了鬼或者邪气等“不干净”的东西。
只有唤鸡的声音还在,农家主妇给自家的鸡喂食时,就站在门口“顾——顾——”的叫几声,一大群的公鸡母鸡腌鸡就过来了。如果鸡的数量少,那些鸡走起来就慢腾腾的,如果鸡很多,那些鸡就争先恐后的一路跑来,一些大腌鸡还能跑得地上“咚咚”作响。鸡食浇在地上,主妇就一只两只地算鸡,如果还有一只没过来,就要去寻了。
鸡犬之声相闻,是曾经的农村谐韵的标志,但如今已支离破碎。那些声音,如今已成为历史尘埃中的一粒了。回味那些,让我们有温馨的感觉,但真正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,幸福的感觉又未必如今天这么强。辛弃疾说: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那些曾经的“傩傩”和“呜了”,也随着历史的风而去吧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 
    旅游图片
     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 | 隐私声明
    COPYRIGHT©2010-2015 CNDCTA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    版权所有:都昌县旅游局 赣ICP备13006342号
    管理员邮箱:jxdcta@163.com